04:商报人文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 
中共义乌市委主管主办
 
2019年12月31日 星期二 出版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傅健:四十载藏书痴心不改
  傅健展示收藏的梁朝傅大士颂金刚经(影印版)。
  傅健的办公室存放了大量藏书。
  这套1982年版线装本《金华丛书》全套,目前市值已经超过了30万元。
  傅健每天定时阅读,数十年不变。
  ●全媒体记者 华青 吕斌 文/摄

  12月24日,深夜,城市喧嚣逐渐平息。江东街道一小区内,一盏台灯下,傅健正在阅读金元四大家之一——— 朱丹溪的名著《格致余论》。这一明代的善本,是傅健收藏的珍贵历史书籍。它和其他3000余册专业珍贵藏书一起,组成了“书痴”傅健的私人珍品藏书室。

  独上西楼 望尽天涯路

  热爱阅读,热爱藏书,是傅健从中学时代开始并延续一生的爱好。当时正在二中上高一的他,刚刚选择了读文科。当时的大环境其实更崇尚理科,常说“学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”。心中充满迷茫的傅健,意外在学校旁的新华书店遇到了他的“启蒙老师”———《上下五千年》《世界五千年》。

  “这两套书用故事的方式,非常有趣地讲述了中国历史与世界历史,一下子就把我迷住了,加深与巩固了我对历史的理解。”正是这两套书让傅健开始对历史产生了强烈兴趣,乃至改变了整个人生。

  从此他一有空就读“五千年”,废寝忘食。而且学以致用,将历史知识灵活运用在学业上,成绩也是突飞猛进。也是因为出类拔萃的表现,不久,傅健被“招干”到机关上班。

  参加工作后,傅健不求闻达,不好理财,不擅投机,依然以读书为乐。而且不为潮流所惑,始终偏爱史书古籍。周末放假,他最爱去的地方——— 杭州、上海等地的书店和书摊。“那会儿通读了二十五史,比如《史记》《汉书》《后汉书》《三国志》等等,常常把正史和《上下五千年》对照着看。”二十五史翻完了,傅健开始寻找更多的古籍。北京王府井、潘家园,上海古旧书店等地都留下他的寻访足迹。

  衣带渐宽终不悔 为伊消得人憔悴

  如果说爱好成为工作,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,那傅健可能是为数不多的幸运儿。1992年,傅健得到进入义乌博物馆工作的机会,而且分管库房。这对傅健来说,简直就是如鱼得水。库房里的5000多件文物,每一件对他来说都如数家珍,如若至宝。“我喜欢历史古籍和文物。古籍用文字记载历史,文物用实物证明历史文化,这是了解历史的两大基石。”2001年,傅健被借用到市志编辑部,负责编纂义乌地方志。从此,获得学以致用机会的他便奔走乡间,满面尘霜,钻古屋,探摩崖,披览方志,正本溯源,致力于拨开时间的迷雾,还原义乌历史的真相。

  各类地方志相比正史更为繁杂难寻,且更加鱼龙混杂。为此,傅健走遍上海、杭州、南京、扬州、绍兴等地的古旧书店与书摊。常常一去就抱一大摞书回家,渐渐把周边的地方志都收入了囊中。家中的藏书,达到了数千本之多。一有时间,他便沉浸其中。

  傅健的同事刘俊义与他相交往20年,又同事10余年,评价他“与人事无争,专心志书”。可一旦涉及历史,傅健就变得非常“较真”。“凡有疑失处,必寻根问底,追本考据。言必史志,不及其余,剖析查证,自乐其乐。于史志资料不放过疑难错讹,不愿人云亦云。自有主张,探幽发微,每有精到之见识。而与人争辩,难免相左,话不投机不欢而散时常有。”

  正是本着这样严谨又专注的精神,在市志编辑部期间,傅健与同事一起编撰完成了近20年的《义乌市志》,2001年至今的《义乌年鉴》,出版了融合义乌教育、文学及历史人物的书籍《义乌丛书》,还出版杂志《义乌史志》100多期等等。

  蓦然回首 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

  至今,傅健依然对藏书乐此不疲,平时节衣缩食,不置豪宅珠玉,只为觅求难得之书。而且傅健藏书不为升值,不问价格。但常常因为下手早,而“捡到”珍品稀本。比如他购得的1982年版影印本《金华丛书》,为清退补斋底刻本,存世极少,仅数百套,时价仅10元一册,全书共300余册,现在高价难求,市场价升了100倍。

  如今,他的家中藏有明、清版金元四大家之一朱丹溪的《局方发挥》《格致余论》善本等。地方志藏书中包括康熙《金华府志》、万历《义乌县志》等。他说他最近最喜欢的是一套60卷的《中国美术全集》,这是国家标志性文化工程,是一本汇集中华五千年艺术珍品的大型图集,分绘画、雕塑、工艺美术、建筑艺术、书法篆刻五大编。每每翻阅,中华悠久历史、灿烂文明,展现眼前。

  对于藏书和自己研究所得,傅健毫不吝啬。平时时常有人向他请教历史人文方面专业知识,不论老幼贵贱,他都热心解疑答惑。本报曾设栏目《乌伤味道》,意在通过描述义乌传统美食的起源、发展、变化、衍生,而展现义乌丰富的历史人文。每期都需要大量的历史佐证,且难以考证。但只要把“题目”交给傅健,不出几日,他便可从大量书籍中,梳理出清晰准确的信息。上至数千年前的造酒工艺,下至义乌近百年的清明粿制造原料,一一呈现。史料之丰富,完成速度之迅速,十分让人感叹。除此以外,各类他收集珍藏的书籍,只要是工作所需,他都不吝借出,十分慷慨。

  如今,大家都更习惯在网络上寻找答案,而像傅健这样热爱藏书的人更是凤毛麟角。傅健说,直至今日,他依然鼓励阅读纸质书。“因为纸质书需经多人把关,通过权威审核才能面世,而能流传下来的,往往都是精品,阅读学习可以更为系统和完整。而网络上的信息虽然能快速获得,但未经鉴别,难辨真伪,且呈碎片化。总之二者各有优势,不可偏废。”

  傅健说,他还将继续自己的收藏之路,且毫无悔意,未来他也愿将自己书籍收藏所得所获,传播交流于更多人。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商报综合
   第03版:商报民生
   第04版:商报人文
   第05版:专版
   第06版:专版
   第07版:广告
   第08版:广告
傅健:四十载藏书痴心不改
传统文化润童心
越剧联谊会汇演迎元旦
义乌教师刘会然签约《中国校园文学》
义乌商报商报人文04傅健:四十载藏书痴心不改 2019-12-31 2 2019年12月31日 星期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