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:心灵驿站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 
中共义乌市委主管主办
 
2019年11月09日 星期六 出版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●心灵护航
一时单身一时爽,一直单身一直爽?
“剩男剩女”的苦闷说不得
  ●全媒体记者 余依萍

  说到单身,很多年轻人脑海中浮现出来的场景,想必都是美好的,有三五好友,打卡各式美食,说走就走的旅行……

  若是在“单身”前面,加上一个限定词——— 大龄,似乎一切都变了味,心情一下子沉重起来。因为大龄意味着你不年轻了,不能再肆无忌惮地玩耍了,你得该为终身大事着急了。

  11月11日,“光棍节”。这是一个年轻的节日,也是属于年轻人的节日。无数以“剩”字辈自居的年轻人在这一天焦虑、烦恼与狂欢。为什么“剩下”了?“剩下”有错吗?该怎么拯救那些“剩下者”?来听听他们的故事,故事里有无奈,更有希望和启迪。

大龄剩女,为何招来如此多的流言蜚语?

  思思今年35岁,自己经营一家服装店,她称自己为“资深大龄剩女”。

  “我心里特别希望有个家,以前拒绝相亲,现在也有点来者不拒的样子,就连离婚带子的,我都会去看,我只想赶紧找个人嫁了,堵住那些爱说闲话的嘴。”离职后的思思自己开了一家服装店,每天用工作填满自己的生活。

  “说实话,我从未感觉自己已老,可在父母朋友眼里,就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。”说到个人问题,原先开朗的思思,神色突然黯淡下来。

  这几年,父母对她的要求,从“找个合适的”到“差不多就行”,每天念叨,后来她索性以离单位近为由,自己在外面租了房子。以为远离父母的唠叨,就有了清静的日子,不料麻烦才刚刚开始。

  房东是个比较势利的人,租房子时正赶上淡季,租到第三个月的时候,旺季来了,上门就要加租,思思跟他理论,结果对方竟然怀疑她“一个姑娘家,有家不回,在外面租房,谁知道你是干嘛的?我得加点租金才保险……”字里行间流露出嘲讽与蔑视,闹的同楼层的邻居看她眼神都不一样,一气之下思思退了租,然后自己贷款买了一套精装小两居。

  有房子的单身女人,理想中的生活应该是小资般浪漫的。然而,流言蜚语又来了。

  思思原先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,工作4年被上司提拔为部门主管,与她一同参与竞聘的部门同事升职无望后,各种不配合思思的工作,甚至在矛盾激化后,造谣思思与上司暧昧不清。“谁知道私下有什么交易,那么大不结婚,还有钱自己买房子,这样的女人能简单得了?”部门同事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刀子,直戳思思内心的痛处。然而,更恶劣的情况是,这件事闹的连上司都开始避讳思思,有新项目也直接找别人……

  午夜梦回,思思不止一次问自己:我承认我年龄是大,但我自食其力,不等不靠,凭什么要经受这么多的流言蜚语?剩女就应该将就和凑合吗?剩女就不能有一点自己的思想跟追求吗?为何我会招来如此多的流言蜚语?

“悔不当初,挑剔的我最终剩了下来”

  胡颖今年34岁,海外留学回来后接管家里的生意,至今未婚。

  “不知不觉自己已经步入了大龄未婚剩女的行列了,说不急是假的,其实我内心每天都在煎熬,渴望婚姻,更渴望被爱。”看着同龄的几个姐妹都嫁做人妇了,其中不乏两个孩子的母亲,比起婚姻里的烦恼,单身似乎要显得快活许多,有人说她“一时单身一时爽,一直单身一直爽”。

  外人看来,胡颖打扮新潮,气质出众,加上家境殷实,按理来说不至于被剩下。之所以被剩下,胡颖至今都后悔不已。“前阵子家中老人过世,最放不下的就是我的婚姻大事。”胡颖回忆,30岁之前自己都没有认真考虑过结婚的问题,那个时候确实有很多追求者,也谈过几次恋爱,都是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闹得不愉快,就果断分手了,没有真正准备好进入婚姻的殿堂。

  其实胡颖在28岁的时候,也谈过一场很美好的恋爱。男友小陈对她体贴入微,小陈父母为人也很好,对胡颖也特别上心,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,他的家庭条件实在是太普通了,普通到无法支付一套房子的首付。“我爸妈也看出了我的心思,跟我说房子可以我们家全额买了,先让我们结婚,可我就觉得我还年轻急什么,凭什么别人就能找到有房有车的男朋友,我就不能呢?”

  分手后,父母把相亲计划提上了日程。胡颖也非常配合,觉得是时候该给自己找个归宿了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她考虑的问题越来越多。“家里给相亲了很多对象,有医生,有教师,有律师,还有公务员,但我和他们不是没有共同话题,就是感觉他们安于现状,没有什么上进心。我一个女人都这么要强,怎么可能嫁给一个比我弱的男人呢?”就这样,胡颖连续相亲了五年,依然没有找到想要的那个人。

  “有一次我又工作到很晚,回家的时候外面正下着大雨,我一个人撑着伞回家。梳洗完已经凌晨一点了,我想要找一个人说点什么,却发现手机通讯录里根本没有一个人可以倾诉。朋友们已结婚生子,有了自己的家庭;父母早已睡下,也不想让他们担心;至于相亲的对象,这么晚了我不想引起什么误会。于是我只能关掉手机,强迫自己睡觉。”每当感到孤独的时候,胡颖都会想起那段感情,这些年也喜欢过一些人,在他们像小陈的时候。

“原生家庭带给我的阴影:婚姻是一场灾难”

  大卫事业有成,但36岁的他仍旧形单影只。并不是因为他眼光有多高,而是他惧怕婚姻。

  在大卫的印象中,自己从小生活在鸡飞狗跳的家庭环境中,每次父母发生争吵,父亲会像一头发怒的狮子,大吼大叫,然后砸坏一些东西后摔门而去。至于大人们吵什么他已经记不得,记忆里只有女人的歇斯底里和哭泣。

  他不知道这个家到底发生了什么,这些都是爱他的人,偏偏他们之间似乎有着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。再后来,他长大了些,白天在学校度过,只有晚上才回到家里,吃完饭写写作业就睡了。家里似乎平静了许多,只是那种紧张的气氛丝毫没减淡。

  大学毕业后,大卫没有接受家里的安排,背井离乡开始创业,生意做得风生水起。他的人生看起来貌似完美,实际上却暗藏沟壑。感情对他来说像一把隐形的刀。交了几个女朋友都因为受不了他敏感的性格而分手,再后来他便不愿意再处女朋友。

  时间过得飞快,在他28岁那年,一向对他不闻不问的父母终于破天荒地统一战线——— 催婚。在他们看来,唯一的儿子长大成人,早就到了该成家的年纪,理应步入婚姻。在父母的步步紧逼下,28岁的他第一次去相亲。由于自身条件不错,看上他的大有人在,他却对女方无动于衷。因为整个相亲过程中他看着女方,脑子里一直充斥着母亲当年的影像。

  婚姻成了他内心深处的魔障。

  大卫虽然从长相到工作能力各方面都不差,但相了几年亲,仍然一无所获。36岁的他很清楚自己未能走进婚姻到底因为什么。理智告诉他婚姻不可怕,可潜意识里他仍旧满心恐惧。这种纠结的情绪差点让他陷入抑郁。

  父母渐渐老去,他们不再吵架。为了他的婚姻大事,他们有了共同语言和目标,几乎活成了前所未有“恩爱”的样子。

  即便如此,在大卫的认知里,婚姻依然是一场灾难。

  (为了不涉及个人隐私,文中人物均用化名)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
   第01版:要闻
   第02版:心灵驿站
   第03版:专版
   第04版:视觉影像
   第05版:专版
   第06版:广告
   第07版:广告
   第08版:公益广告
是“被剩”,更是“选择”
老公偏袒父母,这样的婚姻值得继续吗?
购物“劫”
一时单身一时爽,一直单身一直爽? “剩男剩女”的苦闷说不得
义乌商报心灵驿站02一时单身一时爽,一直单身一直爽?
“剩男剩女”的苦闷说不得
2019-11-09 2 2019年11月09日 星期六